Books Myanmar.jpg

很難有把握的說,我們的個性驅使我們選擇什麼樣的書來讀,但我想,那些書多多少少可以反映我們的心境,書的內容及從其中延伸出來的感觸,也或多或少影響著那麼一點,我們心智上的發展。

這幾年我看書越來越挑,我不再什麼書都看,在選擇的類別上也變得狹窄許多,我以為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雖然看書只佔據生活中一個不大不小的部份,但至少我目標明確,不需要再浪費時間去發掘或是去翻閱那些其實無法讓我繼續成長、那些無法讓我視野變遼闊、那些無法讓我心胸更寬廣的書,這小小的改變,讓我覺得至少在這方面,我不再浪費我的生命,也不再為了看書而看書。

現在書架上只有三種書:(一)我覺得很有保存價值、值得一看再看的書;(二)目前看不懂但認為以後或許會看懂的書;(三)看過但認為毫無保存價值的書,這第三種書已經越來越少,我通常積到幾本就會拿去舊書攤換別的書來看,我極度厭惡看到書架上有不喜歡的書,簡直視如眼中釘,在最好的狀況下,書架上沒有任何一本我不想要的書,所以,任何一本我都無法割捨,也因此,我的藏書並不算是很豐富的;我的好友,芋頭,曾經贈送給我他看過而且認為不錯的書,也不要我還,就直接給我,這點我是完完全全做不到的,若有人跟我借書不還,我肯定登門拜訪,而借了人家的書,我若是真的很喜歡,也會自己去買一本回來,這些寶藏,我比較偏向於能夠擁有。

前陣子在回顧我看書的歷史,發現其實在每個年齡的階段、每段生活的更新、每種心情的轉換,冥冥中跟自己看的書的類型有某種程度上的契合,實在很神奇。

小學初期,課外讀物通常是由大人們挑選的,不外乎基督山恩仇記、湯姆叔叔的小屋那類的世界名著,在印象中有自己的讀物選擇權的時候大概是小學五、六年級,那時候陪伴我的是金庸武俠小說,因為就近,家裡書架上就有整套,還有俠盜亞森羅蘋,學校老師借我的,令人驚嘆的劇情帶來了許多歡樂,那個年紀的我,精力旺盛,也充滿好奇心。

初中開始進入青春期,那陣子開滿台灣的借書店讓看書的選擇性及機會大幅提昇,我很跟得上潮流的選擇了瓊瑤和倪框,幾乎全套都看了,這些書在家都是禁書,常常都是拿著手電筒躲在被窩裡看的;那陣子的我,很愛幻想(雖然現在想想那其實不能算是好事)。

高中時期開始進階,我開始買書,也迷上了日本作家,春上村樹和吉本巴娜娜開始佔據我的書架,另外也開始閱讀外文書,偏好如夜訪吸血鬼那類哥德式的灰暗主題,對這兩種類型的書的喜愛一直延續到大學及碩士,後期加入了張愛玲;那幾年,我總有些陰霾、有些捉摸不定,有時候對於某些事情的執著也到了令人生厭的境界。

開始工作之後變得很少閱讀,雖然偶而還是會去逛書店,幾乎只讀外文書,尤其是艱澀難懂的那種,似乎想考驗自己耐性的極限,不挑作者不挑書,只要背後寫的簡介讓我感到有興趣即可,留下印象深刻的有流浪者之歌(Siddhartha)、百年孤寂(A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及Too Loud a Solitude(捷克作家,不知中文是什麼),那段時間,我很忙。

後來搬來曼谷,不再看外文書,但此地中文書很貴,舊書攤也大都只賣簡體書所以選擇性不多,這時幾乎只選擇推理小說及野史,純粹為了娛樂而看書,這些類型的書需要花比較多的時間來看,因為要動腦、也需要上網查背景資料,那一年,是屬於放空的一年。

搬到大陸在上海上班,後半年旅行,應該是我思想上變化最劇烈的時期,雖然因為時間上及環境上的限制,讀的書非常少,但因為旅行風景及人文體驗不斷在改變,有那麼一點勝過讀書的感覺,那幾個月緊緊跟在身邊的除了那本中國旅遊書之外,就只有柏楊的中國人史綱以及余華的許三觀賣血記,那段日子的心情很難用幾個形容詞來說清,總之有點憤世嫉俗、有點冷漠無情、還有點不知道如何說出來的什麼。

旅行結束我又回到了曼谷,離開大陸之前我買了許多書寄回來,由於在中國遊蕩了一陣子,對簡體字的辨識能力大幅提昇,我對簡體書敞開懷抱,這真的是一件充滿喜悅的事情,因為大大開拓了我的閱讀範圍,簡直跟挖到金礦一樣,那些從前被我排斥的中國作家(只因我懶得學習看他們的字)現在卻給我帶來無限的驚喜,有這麼多、這麼多的好書,我現在通通都願意看、也看得懂了,真是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我覺得。

現在除了在曼谷的舊書攤之外,我只在博客來上買書,或是回台灣時才買,在買之前也會先做一些資訊搜尋的功課,決定開始著重於大中華地區的作家及他們的經典名著,選擇範圍偏向於散文、遊記、寫實派小說以及半自傳類型的書,少部份選擇翻譯書;經典會成為經典必有它的原因,雖然這並不代表我每本都喜歡,但我願意嘗試,台灣有許多了不起的作家,有些寫作風格我非常喜愛,也佩服他們的洞察力,我希望能夠多看看其他人的生活觀及歷史上的見證,換句話來說,我不再看風花雪月、虛無飄渺的東西,我要的是活生生的體驗、感觸及歷史。

當然娛樂性質的我還是看,像是雜誌、漫畫,工具書當然也不能少,如食譜、攝影及旅遊書,但從去年到現在,我也拜讀了不少剛才講的經典名著,目前的心境呢,可能要日後回顧比較準,但我希望是在一個較為沈澱的狀態,現在能讓我熱血沸騰的大概也只有旅遊書了吧,個性上或許還是有些孤僻,或許依然我行我素及多愁善感,但心情上至少比較像是沈靜的湖面而不是波濤洶湧的海浪了。

我希望能夠這樣一直保持下去,然後進而變得成熟。
創作者介紹

黑暗甜不辣的流浪日記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hi_h
  • 以前小時候不喜歡看書,對課外書完全沒有興趣,所以作文也不太好。小學高年級的時候,不知道是哪來的天真想法,以為背背成語就可以讓作文變好,就這樣買了我生平的第一本書-成語故事。當然作文程度仍是爛。

    大學時,雖然偶而會看看書,但一直不是我的嗜好。一直到認識我先生,才真的開始認真看書,進而享受看書。(因為他是書蟲,我想讓他覺得我有深度,所以也開始看書,真是夠花癡的了!)

    雖然開始喜歡看書,不過,說起來可笑,我一直看不懂張愛玲的書,我試了2次,一次是3年前,一次是2個月前。我不懂為什麼會這樣,直到我看了陳安儀的文章,才了解到,因為我看的古典/經典文學不夠多,所以我的閱讀深度不夠,因此看不懂。我大概要再加加油~~

    現在我還是大部份看看休閒書,小說、食譜、教養書,看對眼的就看,但還是沒有進階到古典/經典文學之列.....(笑)

  • 呵呵,自己喜歡最重要,其實也不用太執著是看什麼書,不過你的看書理由很甜蜜呢哈哈。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7/14 19:45 回覆

  • affairtoremember
  • 呵呵,記得「停車暫借問」「人子」我至少各買過五本,每次都是借人看之後就沒還我,後來人間消失去,想看時只好摸摸鼻子再買來看。
    我看書相當隨興,高興就好。曾有老師對我說看書要有系統,不要太雜。可我覺得我看書是為討自己歡心,不想太有壓力,所以很不執著的亂看,倒也挺樂。
    前幾年看了「到黑夜想你沒辦法-溫家窯風景」迷上曹乃謙,反反覆覆讀了好幾遍,大陸作家的文字力量,很讓我著迷。
    這陣子又迷上中國老照片,大多都是簡體字,每回去天龍書局(現在幾乎專賣簡體書)都像搬家一樣,搞得自己不敢太常去。說到這,又想起上回有幾本想買沒買的,過陣子有空再去搬。
  • 買了五次!你也人也太好了,要我一定變成「此書不借」。
    看書真的是自己看高興就好,很多事情其實也是這樣,不必太執著,不過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作家真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我也很喜歡大陸作家!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7/16 20: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