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一直知道有一天一定會在上海跟人吵架,只是沒料到會是為了如此的小事。

而且,還是在派出所‧‧‧。

今天為了要辦延簽,十點多去了出入境管理局,排了隊給了相關文件之後,他們跟我說派出所之前開的單子有錯,要我回去搞清楚,我本來想辯論說明明工作證也是用同一張單子辦的,但是想想還是閉嘴的好,他們要幫我辦延簽,他們是老大,若是不給辦的話我接下來會很麻煩,所以我就乖乖的去派出所查明事情的真相。

那時候已是中午,察覺到自己好像情緒不太好,因此先到了派出所正對面的小餐館,想說餓了一早上,吃飽了等一下比較不容易動怒,點了一個不知道什麼的蓋飯,高高興興的吃了一口,差點沒吐出來加衝去廚房罵人。

他媽的,又是甜的!!!

冷靜冷靜,我跟自己說,真是有欠修養,人家上海人吃上海菜開心得要命,我這台灣人在人家地盤上吵什麼菜太甜,所以,我孬種,我乖乖的吃下去。

吃完後就去了派出所,跟我說上海話,沒關係,我用猜的,用普通話回答,他繼續用上海話說,後來終於說了普通話,竟然是:「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我當場把頭朝下放在桌上,我很無力,他們開的單子然後說不知道為何是錯的Orz,反正到最後他們打了幾通電話又囉嗦了很久,然後跟我說幫我重開,但是得把之前給的文件再補上。

怒。

忍住。

所以我咚咚咚的跑回家拿文件,再咚咚咚的跑去影印,然後又咚咚咚的跑回派出所,到了這個時刻我這顆小小的心靈已經快癱瘓了,接著都填好之後他跟我說沒辦法幫我蓋章,因為派出所的印章在另外的同事那裡,而那個人現在不在,不知啥時才會回來,我那時候的臉一定呈現不可思議狀,就開始要求他打電話給那位同事然後解決這問題,因為不蓋章那張單子就等於是廢紙,而且,把派出所的印章帶出去遊蕩到底是怎樣啊啊啊啊啊!??

就在這時候,旁邊突然蹦出一個青春洋溢的上海女人,拿了一張紙跟正在為我服務的警官啪啦啪啦的講了一大堆話,然後那位警官也啪啦啪啦的回她,他們兩個啪啦啪啦的對話了五分鐘,我忍不住跟那女人說:「妳可以等一下嗎?」,然後她就突然閉嘴了,真是神奇,接著那位警官又繼續跟我解釋那位有印章的同事可能沒辦法立即回來,這時候那位上海女人又開始問問題,那位警官又把我冷落在一旁,這時呢,旁邊突然有很大聲很吵鬧的吵架聲,全部都是上海話,我轉過頭看到兩個女人不知在吵啥,我愣了幾秒鐘之後又把頭轉回來,旁邊那位小姐還在講她的事情,於是,我又說了一句:「妳可以等他幫我把事情弄完妳再問嗎?」,她口氣很不好的回我:「他不是正在弄嗎?我趕時間呀!」。

於是,終於被點燃,終於爆發了。

我生氣的說:「我也趕時間啊!妳的時間就是時間難道我的就不是嗎!?後面還有人在排隊,妳去後面排隊好嗎!??」,然後她就用上海話反擊,我們就如此對話了幾分鐘,真的是,這幾個月所鍛練出來的耐性在那一刻全部瓦解,甚至有給她兩巴掌的衝動Orz。

奇怪的是,那位警官突然陪笑臉,跟我說,他馬上打電話叫那位有印章的同事快點回來。

這是什麼?

一石兩鳥嗎?

原來要生氣,原來要大聲,這樣好,以後老娘天天大聲!!!

反正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從我早上出門到管理局然後到下午回到辦公室,歷經了五個半小時的奔波和鬧劇。

看來我的修身養性還不夠成熟,該去深山內待一陣Orz。

[後記]

在派出所等待的那段時間裡,看到幾個背包客從門口說說笑笑的經過,我感到,很難過。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aine
  • 我已經不是很愛大陸仔,看來大陸仔真的很壞
  • 其實不能一概而論,而且,我說的是上海,不是全大陸XD。

    黑暗甜不辣 於 2008/09/11 23:53 回覆

  • Erin
  • 所以我就說住在大陸久了會變潑婦~
  • 我不是潑婦我不是潑婦我不是潑婦~~~~~~~(蒙著臉邊哭邊搖頭邊逃走)

    黑暗甜不辣 於 2008/09/25 22: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