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跑去越南玩,在西貢認識了一位叫做「阿勇」的摩托車司機,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想到他,有點懷念那次短短的旅行。

阿勇的名字用越南文字寫出來其實是Dung,念出來有點像中文的「勇」字,他的工作就是用摩托車載人,跟大多數東南亞的摩托車一樣,就是那種幾乎是只有骨架的簡陋摩托車,可以像在路邊攔計程車一樣攔下這些摩托車讓他們載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主要客人當然就是遊客,阿勇就是以此為生,而我也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他的。

那是個為期七天的小小旅行,也不知道為何要去越南,反正就想說沒去過就去看看,我到西貢的隔天中午,拿著旅遊書,準備在市區內走走,看看古蹟逛逛市場什麼的,出發前就先去了旅館旁邊的小吃店吃早餐,吃完正準備往湄公河方向前進的時候,突然馬路對面有個人以很快的速度向我衝過來,用很破但還可以聽得懂的英文問要不要他載我,非常瘦小的體型,曬得黑黑的,濃眉大眼,臉上有著些許看來歷盡滄桑的細紋,感覺上應該四十來歲,我很抱歉的跟他說明我今天只打算用走路的(其實也不一定要走路啦,但是因為摩托車不跳表,我也不知道要用多少錢開始跟他討價還價,因為懶惰所以覺得乾脆走路好了,反正景點距離也不會太遠),但他一直反覆的說什麼太陽很大啦地方都很遠啦等等的,我覺得很煩所以掉頭就走了。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先去逛了傳統市集,然後又走到湄公河旁,準備拍照,突然覺得很睏,可能因為太陽太大了,當機立斷,決定拿包包當枕頭,就在河畔的石頭長椅上躺下來睡著了,一覺醒來還是昏昏欲睡,突然有個人走過來坐在我旁邊,轉頭一看,這不是剛剛那位先生嗎?不會吧,這樣也可以跟到我哦!?

他跟我說:「妳一個人坐在這邊,很容易被搶,知道嗎?」,我無法判斷他是真的好心還是只是想要做生意,就謝謝他的關心,然後他又開始一直跟我說要載我,僵持了許久,我沒辦法只好拿出最終絕招,跟他說:「我是自助旅行所以很窮,只要是走路可以到的地方我都不打算利用任何交通工具。」,結果他竟然說:「但妳晚上總要吃飯吧?請我吃飯就好,我免費載妳。」。

剎那間我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很快速的在心裡做了一些假設,心想,他看起來也蠻善良的(雖然我這種目測法一直都不太準),他要載就讓他載吧,他長得這麼小隻又這麼瘦,若是真有什麼事情,我覺得我力氣夠大可以揍他(當時還真是有自信XD),因此,接下來的那天就讓他帶我跑了幾個地方。

那個人就是阿勇。

我可能真的很有效的傳達給他我是個窮人的形象,阿勇後來帶我去逛另一個市集,買東西的時候還拼命的幫我跟攤販老闆殺價,可能殺得太誇張了,有個老闆在路邊很大聲的狂罵他,我那時看著那個景象,心裡都不知該覺得感激好還是羞愧好Orz。

逛完市集挨罵過後,他問我要吃什麼,我想說應該要看看當地人都怎麼吃飯的,就跟他說,你平常晚上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吧,他說好,結果又載著我騎了十幾分鐘的路,當中有一些小巷蠻暗的,說真的那時候心中有一絲絲的害怕閃過,萬一他是把我載去他兄弟們的聚集地然後綁架我怎麼辦,結果還好不是,因為到達目的地之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棟很老舊但很大的三層樓建築物,是餐廳,很亮很熱鬧,在一樓就可以聽到很吵鬧的聲音。

走進去之後發現,什麼餐廳,這不是餐廳,這分明就是大排檔嘛,只不過是在棟樓裡而已,裡面全部都是塑膠圓桌和塑膠椅,幾乎每桌都有人,很像小時候台灣鄉下辦流水席的那種感覺,地方好大,人好多啊~~!!而且,全部都是越南人,還真是很本土,正中間還放了好多水桶,裡面都是啤酒和冰塊,我喜歡XD。

那天晚上就和阿勇還有他另一位也是騎摩托車的朋友一起吃了飯,小酌了一番,他們很熱情的跟我聊了許多他們生活中的事情,不過中間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就是,吃到一半的時候阿勇把跟他很熟的經理叫過來,要他跟我喝一杯,那位經理很高興的把杯子舉起來要跟我乾杯,隨口問了一句我哪裡人,我就說台灣人,沒想到,他馬上臉色大變,啤酒杯放回桌上,用很嚴厲的口氣對著我說:「越南女孩子嫁到台灣都被欺負,我不跟台灣人喝酒!」,嚇了我一跳,沒有生氣,只是有點擔心他會掉頭去廚房拿把大菜刀出來砍我而已,那位經理離開之後阿勇馬上安慰我,說因為他們那邊報紙常常報導越南女孩去台灣被家暴的事情,所以有些人會反感,我也馬上反安慰他說沒關係的,換成是我也會不高興。

我覺得還是個很愉快的夜晚啊,那天還吃到了西瓜沾辣椒粉,他說他們那邊都是那樣吃水果的,很好吃哦,而且回家路上阿勇還在路邊買了包子給我帶回旅館吃。

越寫越長,沒想到對於阿勇我記得這麼清楚,還沒完,繼續寫。

隔天早上起了個大早,因為準備搭巴士去很遠但書上寫說是人煙稀少的一個海灘,當然是在幾乎還沒睡醒的狀況下拖著兩條腿去旅館旁邊的巴士站的,我蹲在路邊等車邊打瞌睡,沒想到又遇到阿勇,賺錢真辛苦,他那麼早就開始工作,阿勇走過來問我吃早餐沒,我搖搖頭,他就去旁邊攤販買了一包東西給我,用報紙包起來的,打開裡面有個法國麵包和一瓶水,他跟我說,叫我過幾天回西貢時再跟他一起吃飯,接著就把我趕上車了。

打開報紙看到麵包的時候感到很溫暖,平時沒什麼人會買早餐給我吃的,一個陌生人竟然對待我如同對待家人一般。

去海邊玩了三天還是四天,回到西貢那天已經傍晚,車程非常顛坡所以很累,下車時沒看到阿勇,就自己跑去附近的小店吃晚餐,一瓶啤酒還沒喝到一半,突然聽到店門口有人在叫我,咦,那不是阿勇嗎?他氣急敗壞的跑進來:「我之前等妳等不到,然後又騎車找妳找了好久,終於找到妳了,快點,我們去吃飯吧,還有幾個朋友在等。」,我對於他的神出鬼沒和隨時都可以找到人的這種功力實在是很佩服,看他滿臉通紅,想必已經自己先跟朋友開始喝酒了,跟他說我可以去但是不能待太久,因為隔天是早上的飛機回台灣,他一邊說沒問題一邊說他會載我去機場然後又一邊把我拉出去了。

結果我們又回到那天那間大排檔@@。

邊喝啤酒邊和阿勇和他幾個朋友聊天,每個都是摩托車司機,大家越講越開心,到最後竟然開始跟我敘述他們平常是如何騙取遊客的錢,如何讓遊客付超額的車資,我聽到後來幾乎都已經快忍不住大笑了,這種事情需要跟我說得這麼清楚嗎,我明明也是遊客,呵呵,不過他們也真是可愛的一群人,很親切的也把我當成了他們的朋友,我竟然在一個陌生的國家感受到自己日常生活中稍微有點欠缺的溫馨。

不過因為玩了好幾天了,實在很累,跟阿勇約好隔天載我去機場的時間之後,回到旅館倒在床上立刻睡著,半夢半醒突然聽到房間的電話在響,接起來聽到有個人在跟我說話:「我是阿勇啊,我在旅館的樓下,妳不是十點的飛機嗎?妳跟我約八點不是嗎?現在已經八點半了!」,嚇死我了,馬上驚醒,連行李都還沒整理,全部往袋子裡丟然後衝到樓下去。

謝天謝地,要不是他叫我,後果不堪設想,因為我那時候辦的是七天的簽證,那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要是沒辦法離開大概會被警察抓起來關之類的Orz。

到機場的時候我匆匆忙忙的和阿勇道別,他說叫我一定要再回去看他,我很快的塞了二十塊美金在他手裡然後就往機場裡面跑,聽到他在後面大叫,說叫我把錢拿回去,我回頭對他喊:「我會再回來的!」。

阿勇對我真好,他是個好人。

三年了。

我還沒回去過。

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註] 照片是隔一年去的河內,不是西貢,因為那時候拍的照片後來全部遺失了,所以用這張代替,但不需要照片,我還是記得很清楚阿勇的樣子。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rin
  • 好感人的故事,一邊讀著一邊心理有暖暖的感情蘊釀起來...
    希望阿勇過得好。
  • 我也是如此希望的。

    黑暗甜不辣 於 2008/07/16 22:37 回覆

  • Olive
  • 這是旅行後,最美好回憶的上上選 nn
  • 確實是上上選的旅行之一:-)

    黑暗甜不辣 於 2008/07/16 22:38 回覆

  • 奧立巴
  • 好珍貴的旅行記憶
    我都紅了眼框了..
    旅行之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
    也可能這一輩子只交集這一秒
    可是你遇上了這樣的好人
    真的是太難能可貴了

    也希望他好:D
  • 其實我算是很幸運,旅行都會遇到一些很好的人,幫助我也照顧我很多!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7/08 01:14 回覆

  • 呂鴻儒
  • ...天阿,這是在拍片嗎。
  • 哈哈是真實故事!

    黑暗甜不辣 於 2013/04/19 10:58 回覆

  • 是非
  • 真的是遇到好人相助,很溫馨的相遇^^
    阿勇好可愛,看完妳的日記,我也會印像深刻記得這個人。
    其中我最好奇的是你們用什麼語言溝通呢?
  • 用簡單的英文。

    黑暗甜不辣 於 2016/01/07 18: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