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Hue 03

順化,越南的京城,從1802年至1945年是越南的首都,最後一代皇帝也就是住在那裡,胡同志推翻阮朝後就把首都往北移改為河內。聽起來很熟悉對不對?其實越南的近代史跟中國是有點相似的,順化的建築物也很雷同,基本上就是個縮小版的紫禁城。

縮小版的紫禁城有什麼好介紹的呢?是沒什麼好說的,它沒有真正紫禁城的宏偉,也沒有真正紫禁城的輝煌,當然更沒有真正紫禁城的文化,總而言之就是個成不了大器的阿斗(會不會太刻薄了一點)。我描述這個地方的口氣這麼差當然是有原因的,容我儘量不動怒的細細道來...

2011 Hue 01

我是從會安坐夜車過去順化的,差不多早上八點的時候抵達。臥鋪夜車通常都是給外國人坐的,所以那班大巴上面全部都是背包客,車上很難睡但聊聊天吃吃東西也就這麼熬過去了,但是早上到的時候是非常累的。那大巴把我們放在一間廉價旅社門口,因為很睏我想說就直接住那間就好了反正才十二塊美金,先睡一覺等一下出去再看看還有沒有其他更好或更便宜的,睡覺重要。然而我在車上新交的那幾位朋友卻不這麼認為,他們說想在附近走走看一下再決定,因為已經答應好要一起分租多人間,只好等他們,於是我負責顧大家的行李他們去找。

正當我已經等到開始跟背包們一起打瞌睡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從路的那一頭邊叫我的名字邊跑過來,原來是其中一位跑去看其他旅社的奧地利男,他一臉氣急敗壞的樣子,說:「我手機掉了!有人撿走!」。他邊喘邊講了好久,我也聽了好久才懂。長話短說,原來他剛才走出去的時候電話從口袋裡面掉出來,當他發現的時候掉頭回去找,看到他的電話就掉在馬路中間,正要靠近去撿起來的時候突然一輛計程車開過去壓到電話,計程車停了下來,司機走出來把奧地利男的電話撿了起來,奧地利男就喊:「那是我的電話!」,司機也回喊:「二十塊美金!」,奧男很震驚,我想這狀況下任何正常人都會很震驚,他回那司機說:「這是我的電話你應該要歸還我怎麼會給你錢?」,司機聽了竟然就拿著電話上車開走了!我聽了當然也是一臉訝異,「然後呢?」,「然後我就追啊可是他開車我當然追不上啊!」,他非常沮喪。我就陪著他坐在那裡默哀,但是電話也沒了、人也跑了,人生總不能就因此停止吧。等他情緒稍微比較緩和一點之後他提議我們去跟其他在找旅社的人會和吧,就在兩條街外而已。

2011 Hue 02

於是我們走到比較熱鬧的一條街上尋找其他同伴,突然奧男指著約十公尺外的一家手機店喊:「就是那個司機!」然後就馬上衝過去。不是那司機太笨就是這城市真的太小了吧這麼容易就遇到,我們看到那司機正把那手機交給店家,貌似要賣。我悠悠走過去,看到奧男正怒氣沖天的一直喊「把電話還給我」,我看到那司機一手高高的把手機拿在手上沒有要還的意思,然後一直重複「二十塊」,手機螢幕已經裂得慘不忍睹。哇,他長得還真一負鼠頭豬腦的小偷樣啊。手機店好幾個店員也就站在櫃檯後面既不幫忙也不插手,那個司機看起來越來越不耐煩了,突然把手機交給其中一個店員,店員接了過去轉身進入櫃檯後面一個房間,奧男差點歇斯哩底要嘗試進入櫃檯後。我本來也只是站在旁邊靜觀而已,但這個突發狀況實在很令人看不下去。你這個司機撿了人家手機不歸還要賺外快也就算了,你這個店家明明知道這算是偷來的手機連主人都在現場你竟然還把手機收了下來,這不就比那司機還要下三濫嗎?

我身上剛好有美金,拿了一張二十塊的鈔票出來,也學那司機拿那手機一樣高高的拿在手上然後晃到他面前。因為實在很看不起這個人,所以故意在他面前一直晃著那張鈔票,就很像拿著食物要誘餵狗一樣(注意,是厭惡所以想要騙牠過來的那種餵食,不是那種心存愛意想要餵可愛小動物的樣子)。我大幅度的左右晃動,他的腦袋瓜和眼珠子竟然也跟著一起擺動。看過貓咪玩逗貓棒的樣子嗎?就是那樣,只不過他醜上千萬倍。

「把電話還給我的朋友。」,我說,把鈔票遞到他面前。他拿了錢立刻轉頭跟店員說了不知道什麼,先前那個拿了電話的店員就從櫃檯後小房間出來了。然後司機就上車開走了,真聽話,我X。

奧男欣喜若狂的接過他的電話,疼惜的拿著,突然,臉色一沉,「這不是我的電話。」。我聽了一驚:「什麼?!」,怎麼不是呢,他的電話是黑色的阿鳳3GS,手上拿著的就是黑色的阿鳳3GS啊,螢幕還是剛剛計程車壓碎的,沒錯啊。他把電話轉過來,用極度壓抑著怒意的聲音說:「我的電話是16G,不是這支8G的。」,我一看電話背面,果然寫著8G。他看著剛才拿電話出來的店員,眼睛冒火好可怕,又慢慢的說:「把我的電話還給我」。我剎那間明瞭,原來在剛才跟計程車司機談判的那短短幾分鐘,電話已經被店家解體又組裝起來一次了!動作也太快了吧!歐買尬!!

「我這一生從來沒有來過這個地方,從來沒有見過你們這些人,也從來沒有得罪過你們,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奧男在店裡大喊,現在他真的忍無可忍的爆炸了。

既然被抓到了,那位店員只好(無可奈何的)立刻又拆了一次然後把原本的主機和機殼裝回去,兩三下乾淨溜溜,根本是以秒計算的,我要是沒當場看到絕對不會相信一台智慧型手機可以如此輕易的被解體。「我要檢查,請把電話插到電腦上的iTunes。」,經歷過剛才那個場景要我也會要求檢查。檢查無誤,這終於是他的電話了,謝天謝地。而且只是螢幕壞掉而已,這簡直就是奇蹟嘛。

其實我也很希望這個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因為我每次想到這件事情的經過就累,現在寫它更累(泣)。

2011 Hue 04

那天晚上奧男說要請我吃飯謝謝我,所以我們就跑去城的另一邊,但吃了什麼我現在一點也想不起來,只記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吃完飯他說他問了旅社裡的人說哪裡可以修阿鳳,他們說這區應該有,要我陪他去逛逛。我心裡咕噥了一下,實在不太想去,但是飯都白吃了就只好去一下吧。

走了大概兩三條很長的街,每家店都像雜貨店不然就是五金行,快放棄的時候好不容易看到一間似乎在賣手機零件的。我們走了進去,一個看起來心善面和的年輕老闆說可以修(反正只是換螢幕而已),既然都要等,我就也買了一張螢幕貼請他幫我換。於是老闆就坐了下來準備要先貼我的螢幕保護膜,突然一名男子下了摩托車熄了火走了進來(請把場景想像成台灣南部騎樓以及透天厝,一樓是店面樓上是住家,一模一樣),大聲打招呼,好像是老闆的兄弟。看了看老闆在幹嘛然後唸了幾句不知道什麼,把老闆推到一旁,好像嫌他會貼得很爛似的,竟然就自顧自的開始幫我貼保護膜@@,我都還來不及反應他就貼好了。還好貼的不錯。貼完之後他拿了東西又自顧自的上車發動就走了,越南人動作都這麼迅速的嗎??

好吧,反正終於輪到奧男的戲上場了,老闆又是秒殺就把阿鳳解體、螢幕敲開,比白天那壞店家還快,我又開眼界了。他拿著新的螢幕對我們說:「這個是假的,是壓克力,你們的是真的,玻璃,懂嗎?」,點點頭,快點裝吧,反正我們從來都不知道它是玻璃。破螢幕拿下來,新螢幕放上去,一切就緒。突然他拿著螺絲起子一直翻桌子找東西,找來找去,抬頭問奧男:「螺絲呢?」,什麼螺絲?「把電話整個合起來的那兩根螺絲啊!」,他拿起我的電話做範本,指著最下方電源口的兩側有兩個好小好小的螺絲... 媽呀,沒人跟我說我還從沒發現那邊會有兩個螺絲咧。「我不知道,今天電話還給我的時候就是這樣。你沒有嗎?」,「我這邊當然沒有,這種小零件很難找。」,年輕老闆立刻翻白眼。原來... 早上那個壞店家真的是壞到底了,把電話組裝回去的時候故意沒把螺絲鎖回去!歐買尬x2!!

我跟奧男徹底無語了。「除非你弄出兩個這種螺絲出來不然我無法幫你裝。」,老闆沒轍,我們也沒轍。奧男只好說他明天去跟壞店家要螺絲再回來。那明天你就自己去了我不想再踏進那家店一步,戲越演越長,實在是。

2011 Hue 08

隔天一整天我都在外面,不知道奧男的螺絲有沒有要到,晚上他出現了,嗯,一臉看起來就是沒要到的樣子。

「我早上就去那個手機店要我的螺絲,他們承認螺絲沒裝回去,然後要我用七塊錢買回去。我當然覺得很荒謬,我的螺絲還要我自己掏錢買?我堅持不買他們也堅持不還,所以我就說我要去報警。」

(竟然想要報警這麼天真可愛?)

「然後我就回到旅社跟櫃檯的人說明事情經過請他們叫警察。等了好久終於有一個警察出現,我就算是報案了吧,然後他說他不能跟我去手機店要螺絲,他要先回去警局跟其他同事討論再決定怎麼做。於是我就回房間,等了四五個小時我終於受不了了,跟櫃檯要了警察局的地址我就去了。到的時候看到幾個警察沒穿上衣的在打牌,他們看到我才突然把制服上衣穿起來然後問我什麼事。我又講解了一次但是他們沒人知道這件事情,聽到我要他們陪我去要螺絲還哈哈大笑,說類似這種事情天天都發生很多。我實在很想回嘴說所以你們才在打牌嗎?但我忍住然後就走了。」

(越南人都要把你的電話賣還給你了警察這種態度你會很意外嗎小朋友?)

「之後我又跑回去昨天賣手機零件的那個地方,他們一定知道哪裡可以弄得到這種螺絲的,只是昨天懶得幫我。今天他說昨天那個幫你裝保護膜的那個人的店裡就有,只是他的店比較遠,那個老闆說他的阿鳳零件都是從那家店拿的。所以我就跑過去那家店了,確實有點遠,騎腳踏車要半個小時。」

(那不就還好我今天沒陪你去這也太曲折了@@)

「螺絲他是有的,但是裝好之後我的電話卻開不了機了,確實我的主鍵有點問題,所以他又換了那個按鈕,但是依然開不了機,只會亮燈。那老闆說現在只好把電話主機整個拆開然後內建也都重裝,但他不能確保修得好,然後他也不想修了。我一直請他幫我這個忙但是他就不要,最後他要關店了我只好回來。」

(你在人家店裡煩人家那麼久他當然叫你滾蛋啊)

「那也沒辦法囉,你就等到回歐洲之後再修好了,反正你還有帶電腦,又不是只有帶電話。」,我說。

「其實我也是想請妳再幫個忙的...」,奧男說。

(我聽到這句話突然顫慄了一下因為畢竟這個人真的這幾天有點倒霉)

「我想請妳跟我去一下那家店,他看到妳的話一定會幫我修的。」,他又接著說。

「為什麼啊?我不想去。」,我一口回絕。

「因為妳是女的啊,而且他那天一看到妳就幫妳貼保護膜了,他都沒有主動幫我。」

「我不要。我是來玩的不是來修電話的。」,開什麼玩笑,陪他去不知道又要耗多少時間而且還不見得修得好。

可是他一直哀求... 於是我隔天下午又陪他去了Orz。

2011 Hue 09

那是一家只賣蘋果手機的蘋果店,很小的店面,裡面除了老闆還有其他三個員工。蘋果老闆看到奧男就搖了搖頭,看到我在後面就愣了一下然後只好微笑了。我好像也沒有說到話吧,我們就通通坐下來然後他就開始修奧男的手機了。全程又拖了超久,我只有中間離開一下幫大家買飲料,然後就看他們修手機或是上網。經過我的觀察,原來他這家店就是專門解體及組裝阿鳳的。因為實在太無聊,我就開始問老闆很多問題(他只有在電話整支拆開然後要焊主機片上一個東西的時候跟我「噓」了一聲,其他時候都有回應我),問他零件哪裡來的,這家店開多久之類的。他說零件都是大陸工廠流出來他們以低價買進的,目前順化只有他這家專門賣阿鳳的店,他未來也想開分店,連下家店的藍圖都畫好了,現在只需要存錢。我瞄了一下店裡的價目表,哇噻還真會賺,低價買進零件自己組裝,然後賣原價!有你的!!

老闆果然是老闆,他把奧男電話修好了,連我都感動得要落淚了。他服務還很周到,內部修好、整個裝回去之後還拿機器出來幫阿鳳的邊拋光,看到他把他那台砂輪機拿出來幫電話拋光的時候我的眼睛睜得超大,他回頭看著我笑了笑,問:「妳的要不要?」,我點點頭。他把我的電話拿到砂輪機上的時候我的心臟都快停止了,但是拋光完電話變得超新的,好讚哦~那時候都已經晚上九點多要關門了,而且他已經修那台電話修了好幾個個小時,竟然還有心情幫我拋光電話!真開心!

因為他是到那天為止我在越南遇到唯一的一個好人,所以我很喜歡那個老闆。他的店門口玻璃櫥窗裡有個招財進寶用的彌勒佛,上片鋪了一些鈔票,有越南幣、日幣、美金,我給他一張台幣一百塊,說他也可以擺在彌勒佛上,祝他財源廣進。以下為奧男已經解體的阿鳳照片,老闆正在修,差不多就是他噓我叫我安靜的時候XD。

2011 Hue iPhone

總算奧男的電話修好了,蘋果店老闆也賺了錢,我的電話也換了保護膜及拋了光,皆大歡喜。

結論,沒事不要去順化,除非你電話壞掉。

下面這些照片就不多做敘述了,很無聊的一個地方,雖然那些花拍得還蠻美的(if I may say so myself)。

2011 Hue 05

2011 Hue 06

2011 Hue 07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寶島李
  • 花真的拍得好美啊!!
    話說你的故事太曲折離奇,害我一直專心看字,後來才發現前面的文字中間是有照片的XD
  • 反正會安的照片也沒什麼好看的,我也不知道我幹嘛要擺XD

    黑暗甜不辣 於 2014/11/16 12:27 回覆

  • Joy Tsui Fong
  • 順化打叉叉...

    話說我老爸常常去越南,電話意外也很多哈哈...你們怎麼溝通的阿?問答問答的...
  • 就儘量用簡短的英文問他,然後他用單字回答。譬如說想要知道這個電話殼是哪裡來的,就敲敲殼然後問:Where?他就懂了,這個方法可以無限延伸XD。

    黑暗甜不辣 於 2014/11/21 11:24 回覆

  • 没有
  • 姐姐你是美女啊老板当然帮你了,不是因为他是好人哦,:P
  • 哈哈謝謝,不過至少他還願意幫人啦。

    黑暗甜不辣 於 2014/11/21 11: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