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 Way to Ngari.jpg

去阿里的路途很遙遠,中午出發大概晚上九點左右才抵達。這中間我想每個人的心中都是波濤洶湧,坐在封閉的車內、各想各的心事。外面的風景很美,真的很美,藍天、白雲、殘雪、黃土、冰湖,但當人生沒有剩下一點選擇性的時候,窗外再美的風景又有什麼意義?

這幾個小時內我倒是非常的忙碌,做了以下這些事情:

1. 沿路詢問路況
2. 打電話給旅行社
3. 打電話給幾個我認為可以幫得上忙的人

西藏很多邊防檢查站,幾乎是每經過一個導遊就得下車拿我們的證件去登記(通常是一個小帳篷),有時候得花上一些時間因為每輛經過的車都要登記。導遊進去小帳篷的時候我就順便下車伸伸腰走動走動,除了我和導遊從沒別人下車。泰瑞莎不下車是因為她不削,蝸牛不下車是因為他懶,小炸彈不下車我想是因為他覺得沒必要。他們問我:「妳下車是要幹麻?每次一開門冷風就吹進來。」,我回答:「你們躲在車上是幹麻?搞得好像一整車的人都很害怕一樣。」。就是啊,看到警察又怎樣,我們又沒犯法,下車走走順便跟警察聊聊天,他們也很無聊的,聊天可以聯絡感情還可以順便詢問路況,多好啊。中國人其實大都是還是比較感性的,講人情、講義氣,聊聊天拉近彼此的距離,他若是有什麼有價值的消息他或許會分享,當他喜歡你這個人的時候也絕對會幫忙,尤其是在這個寒冷苛刻的冰天雪地裡。唉跟歪國人講這個他們怎麼會懂?

導遊和司機沒有來過這些地方,基本上他們沒出過西藏所以沒走過這條路,所以, 呵呵太棒了,一車六個啥都不知道的傻子開往可能開不過去的邊境。然而越靠近邊境導遊和司機越害怕漢人,尤其是軍方和警察,我會察覺到這個是因為導遊開始要求我去問路。每次遠遠看到邊防警察他就轉頭跟我說:「妳下去問一下。」,我有付錢我是大爺,可是現在連導遊都開始差遣我(泣)。每次我就拿著地圖咚咚咚的跑下去,笑容可掬的問:「請問你們知不知道多瑪那裡有沒有封路?」(多瑪是西藏最後一個邊防站,過了之後開一段路就是新疆)。是說我跟導遊也算是合作無間,遇到藏族就他問,遇到漢族就我問,被問的人聽到母語都會感覺很親切,然後就會願意幫忙。每個警察都很好,可是似乎這種邊境的消息他們也不太清楚,有個甚至很氣餒的跟我說:「唉我要是知道那邊的電話號碼就好了,就馬上打電話去幫妳問一問。」。還有一個,我問他有沒有其它的路可以進新疆,他立刻很擔心的口氣:「小姑娘,那些都是小路,要翻山的,海拔六七千米,妳的車開不開得上去是個問題,另外荒郊野外的,萬一遇到強盜妳怎麼辦?不要去,那些不是我們走的路。」。他們人真的很好,我到現在依然很感動。

不過問路問了那麼多次,我到後來已經很肯定邊境那裡是封路的。

必須打電話給旅行社是因為泰瑞莎突然提問:「如果我們原路返回拉薩的話,那就代表我們這個行程有三分之一沒有辦法完成,這不是我們的錯,那旅行社可以退一部份的錢給我們嗎?」,蝸牛這天真的小鬼立刻附合:「對啊,可以退錢嗎?」,小炸彈則是冷笑,我想他從沒想到退錢的可能性,只是想要快點離開西藏。我的反應?我還能有什麼反應,我知道中國人是怎麼做生意的:「別做夢了。」,我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問我為什麼,就是這樣,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們也不要去想為什麼了,導遊也說不可能(哦沒有,他的口氣比較溫和,他說:「我想可能性不大」)。泰瑞莎堅持要我打電話去給旅行社,所以我就打了,我想唯一的手段就是生氣,當好人在這個狀況下應該是沒有用的:

甜不辣:「跟你解釋一下現在的情形:我們在去阿里的路上,多瑪封路不讓過,所以必須原路返回拉薩。這當然不是我們的問題,問提出在你們幫我們安排行程的時候並沒有把路況問清楚。我們現在想要知道的是,回拉薩的時候你們會不會把部份費用退給我們因為行程並沒有照原先的進行?」(口氣是否還是太好了?)
旅行社:「退錢?」(整個莫名其妙)
甜不辣:「是的,你們沒辦法給我們原先付錢買的行程。」(我交錢你沒辦法交貨難道不退錢嗎?)
旅行社:「嗯,這個我要問問看拉薩那邊。」(推託)
甜不辣:「基本上現在我們每個人都很生氣,相信你可以瞭解,所以最好儘快有個答覆。」(我想我聽起來還不夠生氣,講話太有條理)
旅行社:「嗯,我打電話去拉薩那邊問問。」(打來打去要打到什麼時候啊!?)
甜不辣:「你就跟他們說我們必須回拉薩,而且一定要退錢。」(堅持)

有沒有用我不知道,拉薩旅行社會有什麼反應我也不知道,但電話我是打了,就等他們回覆。

我在大陸認識的人不多,以前一起工作的城市人是不用說了,生活在象牙塔裡面的人是幫不上我的。其他旅行中認識的大陸人倒是不少,但是不在西藏或是西藏邊緣的人也是幫不上忙的。想了很久,有兩個人說不定可以給我一點意見,一個是之前短暫交集過的旅人,另一個是在新疆喀什的包車司機。

最有希望的第一個人,因為印象中他提過他有個朋友在阿里地區的政府機構工作。去年之後幾乎沒有聯絡,突然打電話就要人家幫這麼一個大忙實在很不要臉,寒暄了幾句問了彼此的近況之後馬上切入正題。我希望他能夠幫我問的問題只有一個:能不能放我這輛車過去?他聽起來很為難,但仍然說會幫我打電話問他朋友。沒過半小時他就打回來了:「確實封路,我問了我朋友能不能讓妳過去,他也打了幾通電話,但是封路是軍方在管的,他是屬於政府的,兩個不相干,所以幫不到妳,那條路現在只有特別准許的軍方或是官方的車才能過去。」,我本來想說:「那你朋友弄一台政府車給我不就好了?」,但我怎麼可能問得出口Orz。他安慰我:「妳放棄吧,回拉薩然後回來中原,過來找我,我請妳吃飯。」,我依然不死心,問他還有沒有其他的路、其他的方法可以過去,到後來他也煩了:「這位同志,就只有那一條路,妳過不去的,幹麻非得走那條路?」,我只好閉嘴,夢想毀滅(泣)。

當然我還沒有死心,雖然最有可能的已經變成不可能了。我打下一通電話。

之前旅行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在新疆喀什的司機,我會打電話給他是因為司機通常會認識其他司機,我想請他問問新疆邊境的司機路況怎樣、能不能過去。這位大哥人也很好,說他得打幾通電話問一問,要我等等。然後他就打回來了:「只能去新疆的邊防站接你們,從那邊到葉城大概是兩百多公里。但是從你們現在的位置到新疆邊防站是七百多公里,全部在修路,從我們新疆這裡也是封路所以過不去,這段路你們要自己想辦法。」。嗯,基本上第二顆希望的泡泡也破滅了。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比較快,這時候我們已經抵達阿里。

1105 Way to Ngari (1).jpg

找到旅館、辦好入住之後我找其他三位一起去吃飯,吃完飯再想下一步對策,沒想到小炸彈說他要跟泰瑞莎兩個人去吃。我那時候有點不爽,都已經這麼多麻煩要處理了你還在這時候跟我搞團隊分裂?但我沒說什麼,讓我心煩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就把蝸牛叫出去吃飯。

隨便找了一家飯館就進去,才坐下來蝸牛就等不及發問:

蝸:「妳覺得過邊境的機率大不大?」(就不能讓我清閒幾分鐘嗎?)
甜:「我真的不知道。」
蝸:「那旅行社會退錢嗎?」
甜:「這個我也不知道。」
蝸:「妳覺得小炸彈把泰瑞莎找去吃飯是不是想說服她同意回拉薩?」(我看起來像個先知嗎?)
甜:「我怎麼會知道呢?」
蝸:「我不懂,不退錢這種不公平的事情你們怎麼能接受?還有,每次遇到困難就放棄,這是什麼態度?」(他看我愛理不理似乎有點急了,似乎是第一次聽到他口氣變大聲)
甜:「我有說我放棄了嗎?我看起來像是放棄的樣子嗎?可不可以先好好吃頓飯再說?」(我有點生氣,連這個人也要來跟我吵嗎?)

話才剛講完點的菜就上桌了,只有一樣:新疆大盤雞。他問:「這是什麼?」,我沒好氣的說:「這個叫做新疆大盤雞,是新疆菜,我怕你這次去不了新疆所以點來給你吃吃看。」,他一臉震驚:「妳不是說妳還沒有放棄?!」,我看到他那一臉著急的表情就立刻噗呲笑出來了,總算緩和了僵硬的氣氛。

吃到一半導遊打電話來:「拉薩打電話來,說不准回拉薩。」,「什麼意思不准回拉薩?」我問,聽到這個我一點也不驚訝,回拉薩我們就會去旅行社吵說要退錢,他們怎麼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導:「他們說要我們繼續去多瑪。」
甜:「到了那邊過不去的時候他們想怎樣?」
導:「要你們用走的。」
甜:「什麼意思用走的?」(放下筷子準備好好聽一聽這旅行社的天馬行空)
導:「他們說修路的地方你們就背著背包走一段,到了沒修路的地方就安排新疆車子接你們開一段。」
甜:「若是修路不只一段怎麼辦?」
導:「我也不知道,但他們跟我說要我想辦法,總之不能回拉薩。」(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間旅行社?)
甜:「我對於走路沒有意見,但是我現在就可以跟你說,這方法絕對行不通。」

吃完飯回去旅社跟小炸彈及泰瑞莎報告這個好消息。泰瑞莎說:「那我們就過去邊境,證明給旅行社看這方法是行不通的,然後回拉薩跟他們說我們也嘗試了他們想的辦法但是過不去,所以要退錢。」;關於她這個念頭我可以理解但是不能苟同,旅行社是不可能退錢的,我不需要歷經千辛萬苦去證明旅行社是自私鬼這個事實,我要是決定去邊境的話那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要跨越邊境。

我轉頭看小炸彈,小炸彈也正一臉很疲憊的看著我,說:「妳想怎樣?」,我看他也沒力氣跟我吵了,嘆了一口氣我說:「你們先睡覺,我想想,明天再告訴你們好嗎?」,大家立刻同意,每個人都累了。

1105 Way to Ngari (2).jpg

一整個晚上我當然是輾轉難眠的,我依然不相信過不去,但是也想不出任何解決的辦法。

在旅社辦入住的時候我有請老闆幫我問問路況,因為他說他認識幾個拉煤的司機常常走那條路,所以隔天我一早就下去櫃台找他。他說:「封路,煤車和油車可以過,其他車輛只有每個月的一號、十一號、和二十一號開放。」,這同樣的答案我這兩天已聽過無數次,所以聽到了也沒什麼反應。坐在樓下跟導遊一翻兩瞪眼,等著其他人下樓。

我坐在櫃台旁的沙發上,其他人繞著我站著,泰瑞莎、蝸牛、小炸彈、導遊、司機、甚至旅社老闆和旅社櫃台小姐全部瞪著我,等我發言,我卻低頭不語。導遊終於發問:「要回拉薩還是去多瑪?」

「去多瑪。」我拎起包包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本文未完,請待下回分解(還真會拖戲啊)。



故事第一集:再見中國回憶錄之然後就海闊天空了嗎?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affairtoremember
  • 好折騰人的過程,風景再美亦是枉然。
    妳的毅力真讓我佩服。
    我雖然會不甘心,但生理的不適會讓我打退堂鼓。
    若遭人逼供,我應該被歸在"打一下就招"的那一組吧。
    看看妳的不屈不撓,我真該感到慚愧。
  • 這只是短短的旅行而已,在現實生活裡能不屈不撓的才真正了不起,我想你一定也有讓人佩服的地方。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7 02:22 回覆

  • 寶島李
  • 甜不辣果然是演主角的料啊!!!
    熱血勇敢又負責!!!
    在日劇裡就是木村拓哉的角色啊!
  • 噗,我從來不想當主角,而且現在木村拓哉已經不流行啦你不知道嗎,韓劇當道了。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7 02:23 回覆

  • Patty
  • 甜不辣有很棒的危機處理能力
    不管結果如何,過程中的態度與抉擇比較重要

    跟泰瑞莎說妳負擔了導遊的多項工作(包含翻譯打雜協商及危機處理)
    跟每個歪國人收導遊費,我覺得一點也不為過(搞不好真的會給你)
  • 哈哈我開玩笑的要過,但是沒人理我Orz
    若真有人給我也不會拿的,大家都是共患難的旅伴,只是剛好當時有用得上我的地方而已,我在其他國家也常常需要別人的幫忙,和他們一樣:-)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27 回覆

  • Sabrina
  • 甜不辣,妳辛苦了。好了不起喔~~
  • 後續寫好了!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28 回覆

  • Mandy
  • 甜不辣
    我著迷了~
    你的遊記跟照片都好精采喔~
    相信主導這些的這個人一定更迷人~
    期待下一篇~
    :)
  • 謝謝科科科~XD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29 回覆

  • 大貴
  • 韓劇當道是嗎??
    那城市獵人的....李敏鎬?

    我怎麼覺得~美景都被糟蹋了呢?
  • 只是因為我最近發現我許多朋友都在看韓劇才這樣說的,我本身不看所以不知道你在講誰:-P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31 回覆

  • Sofy
  • 好期待下回喔!!!
    旅行時有煩心的事,
    美景再多真的一眼就晃過,
    甜不辣辛苦了!!!
  • 寫好囉:)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31 回覆

  • 淺水猫
  • 甜不辣妳好果決哦!! 很有領導能力的感覺
    雖然説累了點,但是可以不感到後悔就好

    小蝸牛那段,我也噗哧了一下,哈,很可愛的反應

    是説,妳的標題讓我想到任賢齊的傷心太平洋...
    一波還未平息 一波就要過去~~~~~~~~........
  • 會想到這首歌的話。。。那看來我們年紀差不多XD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33 回覆

  • joy4love
  • 一邊看一邊就感覺你是現代三毛啊~~(希望不是冒犯)
    偷偷摸摸期待中
  • 呵呵是恭維呢,謝謝。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34 回覆

  • 阿糖
  • 永遠不回頭~不~管天有多高~...>>看完最後一句,腦中馬上響起這歌啊~呵~
  • 原來大家都一樣老!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8/19 00:34 回覆

  • Frankie
  • 甜不辣你這趟旅行真的是驚心動魄,看到我欲罷不能...一陣子沒來了所以還在努力爬文,在這裡想特別提一下,文頂第一張照片拍得真棒!=)

    旅行真好,為了執著的目標不顧一切真好。
  • 其實我還算記錄得很潦草,若認真寫起來可能真的要一大本呵呵。

    黑暗甜不辣 於 2011/09/25 19: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