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511 As melancholy as the rain.jpg

偶而我會很不自量力的讀一些詩集,最近的枕邊讀物是「二十世紀台灣詩選」(馬悅然、奚密、向陽主編,麥田出版),老實說大半的詩我是讀不懂的,但有些時候,一些用詞較簡易的也會讓我感動如身在其境中,那種任由命運的、細水長流的哀愁真是我的死穴啊。

讀到一半的時候淚已到眼眶,之後讀作者寫的後記更是淚流滿面,還真沒料到我有一天會讀一首詩讀到掉淚,這首詩叫做:寄鞋。

間關千里
寄給你一雙布鞋
一封
無字的信
積了四十多年的話
想說無從說
只好一句句
密密縫在鞋底
這些話我偷偷藏了很久
有幾句藏在井邊
有幾句藏在廚房
有幾句藏在枕頭下
有幾句藏在午夜明滅不定的燈火裡
有的風乾了
有的生霉了
有的掉了牙齒
有的長出了青苔
現在一一收集起來
密密縫在鞋底

鞋子也許嫌小一些
我是以心裁量、以童年
以五更的夢裁量
合不合腳是另一回事
請千萬別棄之
若敝屣
四十多年的思念
四十多年的孤寂
全都縫在鞋底

洛夫,一九八七年。

洛夫後記:

「好友張拓蕪與表妹沈蓮子自小訂婚,因戰亂在家鄉分手後,天涯海角,不相聞問已逾四十年;近透過海外友人,突接獲表妹寄來親手縫製布鞋一雙。拓蕪捧著這雙鞋,如捧一封無字而千言萬語盡在其中的家書,不禁涕淚縱橫,欷歔不已。現拓蕪與表妹均已老去,但情之為物,卻是生生世世難以熄滅。」

維基百科資料:
洛夫
張拓蕪



相關文章:
放逐旅回憶錄之河北公墓留影
燃燒的海洋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rankie
  • 好喜歡這首詩
    有時覺得詩篇會挑讀者,有必要的才看得懂...
  • 我喜歡這個說法,讓我感覺自己沒有那麼呆哈哈哈~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5/11 14:57 回覆

  • 綠
  • 很細膩的詩境,
    訴說著男女之間的悠長情感,
    時間在生老病死中消逝,情感與心緒卻由一首詩,恒遠流長。

    在春天微風裡看著這樣的詩,
    突然好想逃離這個辦公室。
  • 中午休息可以找時間出去散散步呀,如果有書局的話也可以躲進去。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5/11 14:58 回覆

  • 寡言陳A
  • 老實說大半的詩我是讀不懂的←看到這句話我真的痛哭涕零了我!!!!!終於有人說出我的心聲啦!!!!!
  • 噗哈哈哈哈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5/17 00:11 回覆

  • echo978
  • 閱歷到了, 人生有些事情才懂
    原來小學老師說,年紀越大越容易哭是這樣的
  • 原來我已經七老八十了(大哭特哭)。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5/17 00:11 回覆

  • mayjune
  • 很感動人心的一首散文詩~
    我唸著唸著~眼淚也悄悄的溜出來了!
  • 看來你也很多愁善感呢!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5/17 00:12 回覆

  • echo978
  • 不瞞你說
    在四川成都的杜甫公園,猛然看到余光中的"鄉愁"
    眼眶也淚光閃閃的起來
    有一種突然了解甚麼叫做分離的感覺~~
  • 因為之前參觀過大陸一些古鎮,我就想像一位老奶奶落寞的在那樣的井邊打水、燭光下縫布鞋的樣子,想著想著就難過了起來。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5/17 14: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