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到貴陽,待了一晚,隔天一早搭巴士去凱里市轉車去朗德村,從朗德再坐車去西江,在西江苗寨待了兩天,之後乘巴士到榕江再包車去宰蕩。決定去宰蕩是很臨時的,坐上大巴之後發現幾乎一整車的人都是要去一個叫做從江的地方(西江-榕江-從江),只有兩對情侶要在榕江下車,其中一位告訴我他們要去一個叫做宰蕩的村莊,我問說那邊有什麼,他說:「應該是什麼都沒有。」,當下我就決定跟他們一同前往。

後來證實我的決定並沒有錯,這是這九天旅行裡讓最讓人回味的地方。

到了榕江後找麵包車(RMB80/40Min)載我們過去宰蕩,還找得有點辛苦,因為沒幾個人知道在哪裡,後來載我們去的那位先生也一直說宰蕩一點都不好玩因為很偏僻,雖然如此,反正我們就是想去偏僻的地方,所以我心裡聽了反倒高興。

司機把我們載到一座山腳下,在柏油路的盡頭和泥巴路的開頭讓我們下了車,背好包包我們很興奮的開始東張西望,只有幾間木房子,嗯嗯,很偏僻,很不錯,看到一家小雜貨店前坐了三位老公公老婆婆,其中一位同伴興高采烈的走上前去大聲的問:「爺爺,請問這裡就是宰蕩了嗎?」,爺爺搖搖頭,我接著問:「那請問宰蕩怎麼走?」,他往前面通往山上的路一指說:「四公里。」。

五個人愣了幾秒鐘,我開始往那條路上走,都已經來到山腳下了,十公里我都願意。

我很喜歡上面這張照片,是那四位同伴的背影,今天寄給他們幾個這張照片,有人說背影看起來好孤單,我說:「怎麼會?!很有努力向上的感覺!!」。

我們每個背著大包包,在機場秤的時候我的包說它是十公斤,那條上山的路並不好走,而且溼答答的,不過沿路風景很美,旁邊都是稻田,許多村民在割稻,還有小孩們在玩耍,若說宰蕩是這次最令人感動的苗寨,那這段路就是那份感動裡面最美好的片段。

途中我幾次停在路邊拍照,其中一次我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迎面而來一位扶著拐杖笑容滿面的老爺爺,他問我要去哪裡,口音很重,我聽了好幾次才聽懂,笑笑的回說要去宰蕩,他聽了之後不知為何笑得更燦爛,然後突然啪的一聲很用力的在我肩膀上打了一下,接著說:「死丫頭,到處亂跑!!」,我還愣在那邊,回神想要幫他拍一張照,他已經往山下走了,真是很三條線。

於是,馬不停蹄的我們,一個半小時之後,終於抵達了宰蕩村,一個不知道有沒有一百人的苗寨,一個沒有旅遊團只有偶而會有散客去的地方。

找到了村長家,遇到了另外四五個背包客,那晚全部住在村長家讓他招待我們,吃飯前我們各自活動,我爬到比較高的地方晃晃,接著又在廣場上與孩子們一起玩耍,然後再去觀摩村長和他兒子準備晚餐,笨手笨腳的幫忙煮了一道酸湯雞。

村長人很好,讓我們幾個先吃飯,之後我要幫他收桌子,他一直趕我走,說很髒,收好之後剩菜卻仍然留在桌上,在我還在納悶時,他跟村長夫人各自裝了飯,坐下來吃我們剩下的菜,那剎那我到底是什麼感覺?應該是無地自容吧,他們先前一直叫我們先吃,我知道是因為把我們當客人,可是,我多希望他們是跟我們一起吃的,他們吃的是我們剩下的,但他之前給我盛的那碗滿滿的白飯我卻沒吃完,還倒掉,很想當下跳進他家前面那條溪裡永遠不要再出現。

飯後村長和幾位男士們喝米酒聊天(不要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沒參與喝酒,因為前一天在西江我已喝掛過了,看到米酒會心有餘悸XD),我們其他人也圍繞在一旁,聊著聊著,村長突然問了一句:「那個經過空調由一條水管冒出熱水的東西是什麼,我在鎮上看過。」,他說的是熱水器,我去過沒熱水洗澡的地方,也在河邊洗過澡,也有幾天沒得洗的經驗,路邊樹林裡上廁所的次數在這次旅行中前幾天就已經創新高,但是這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熱水器為何物的人,我再度想挖個洞躲起來。

那天幾個女孩一起打了地鋪睡覺,夜裡很安靜很安靜,睡得極好的一夜,隔天給了村長一人三十塊的住宿費和晚餐錢,然後依依不捨的道別。

回程並沒有再徒步下山,他們說原有馬車可以載我們下去,但已有人在使用,所以我們請麵包車上來載我們,多給司機四十塊,之後在榕江的車站我和那四位同伴互道珍重,搭上不同方向的大巴離開。

宰蕩重新提醒了我,我們太幸福,也讓我開始有點明瞭,我們太無知,太狹隘,也太渺小。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