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誤會,這絕對不是炫耀文,還比較像是抱怨。

上海南京路步行街上很多人在賣假包,平常走一趟總是要被攔個兩三回,前陣子某個男孩賣包不成變成跟我要電話,讓我想到一些過去被搭訕的歷史,覺得有點哀怨,為什麼總是奇怪的人要來跟我說話,為什麼走在路上帥哥不搭訕我,為什麼金城武不來賣包給我,嗚~~~。

下面是幾次過去幾年中印象比較深刻的搭訕,看了就知道為何我會如此忿忿不平XD。

在台灣工作的時候,有一陣子公司缺人缺得緊,大家工作忙碌所以就輪流負責面試的瑣碎事情,有一次輪到我。那天下午行政來跟我說,面試的人已經在會議室等待了,我就拿了一些等一下那個人會用到的文件進去,開了門跟他打了一聲招呼,沒什麼特別的,碩士畢業生,長得白白淨淨也很有禮貌,然後我就去叫其它要一起面試他的同事一起進去會議室,一個多小時結束後我謝謝他然後把他送走,之後就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莫約十分鐘後電話響起:

「請問妳是剛剛接待我面試的那位甜不辣小姐嗎?」
「是的。」(有點反應不過來,是我剛剛接待得很差所以打電話來抱怨嗎?)
「我想請問是否可以跟妳要電話以後可以保持聯絡。」
「這‧‧‧」

面試還可以想到要把妹,真是敗給他了,現在的大學生果然不一樣Orz。

後來遇到這個更有趣,那時候我快要離職了,公司幾位男同事認為我還沒有真正體驗過台灣就閃人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因此某個禮拜五酒足飯飽之後,他們決定帶我去見識正宗的台灣酒店文化,於是我就跟隨他們到東區某間很出名的夜店的樓上的,一間原來是有小姐的KTV。

一個男人配一個小姐,除了丁字褲啥都沒穿,他們非常好意的也幫我叫了一個,爆黑的包廂,爆爛的音響,那位小女孩坐在我旁邊,我對她沒興趣她反而興致勃勃的一直跟我聊天(雖然她除了跟我聊天好像也沒其它事情可以做,難不成主動要我摸她胸部嗎XD),兩個小時內一直慫恿我加入她們那一行(原來我看起來這麼有潛力Orz),我猛灌酒猛唱歌,就在其中一位同事快被扒得精光的時候,我覺得我該走了,這樣子下去害羞的會是我Orz。

出了KTV,半夜兩點多,決定走路回家,醒醒酒,那陣子心情不是太好,雖然已經要離職了但是仍然很暴躁,突然很想哭泣,於是我就坐在東區的馬路邊上,決定哭個夠,哭著哭著,看到有一雙穿著白布鞋牛仔褲的腳站在我前面,然後有聲音跟我說話:「可以跟妳要電話嗎?」,我抬頭看了他一眼,他媽的,這傢伙成年了嗎?哭到一半被打斷很不爽,於是我瞪著他說:「你沒看到老娘哭得正傷心嗎?」,實在是很不耐煩,想要把他趕走,他竟然不死心,還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妳也剛從XX夜店出來嗎?」,這下我真的怒了,跟他說:「不,我剛從樓上的酒店出來,下班要回家了。」。

終於把他嚇走,繼續哭我的,哭完走路回家睡覺,現在想到那個人還是覺得很神奇,哪有人在別人哭的時候去要電話的啊,這什麼世界啊Orz。

最後一個故事的過程不怎麼出奇,但由於聽過這故事的人都會取笑我,所以記得比較清楚。

有段時間下班之後偶而會去安和路上的一間酒吧,裡面有個酒保是我那時候的朋友,某天晚上在吧檯喝酒等他收工,旁邊一位大叔決定跟我聊天,很無趣的一個人,說話既誇大又沒重點,我耐著性子一邊聽他說話一邊看著手上的錶,很慢很慢的,不知過了多久,大叔終於準備要離開,跟我要了電話,不想給但又不願意表現得不禮貌,所以給了名片,然後他自我介紹:

「我叫吾爾X希。」(停頓了一下,不知在等待什麼。)
「嗯,很高興認識你。」(死老頭怎麼還不快走!?)
「妳知道怎麼寫嗎?」(我幹嘛要知道怎麼寫,不就是一個名字嗎?!)

然後他就很有耐心的告訴我他的全名是有哪幾個字,然後一直看著我,好像在等待我應該要有什麼驚艷的反應,我當時完全摸不著頭腦為何他會有如此舉動,眼角瞄到我的酒保朋友正轉過身拼命的忍住笑,就在我還處在一頭霧水的狀況下,大叔終於離開了。

以為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隔天上班他真的打電話給我,電話中跟我說他開了什麼公司、家裡住多大的房子、開什麼車、然後周末想要請我吃飯,我非常委婉的拒絕了他,掛了電話還在想說怎麼會遇到這種怪人,坐在旁邊的芋頭突然開口問我:

「誰打電話給妳啊?怎麼口氣怪怪的?」
「一個叫做吾爾X希的人,昨晚在酒吧遇到了,說要請我吃飯。」
「哇,吾爾X希耶,我要去X週刊爆料,妳出名了!」
「什麼東西啊,到底是什麼人?」

於是,我上了Wiki查了一下,原來是個被唾棄的人,雖然我不是很在乎他的背景,但是被芋頭取笑了好多天讓我感到很自卑Orz。

所以,為什麼金城武不搭訕我啊~~~~~!??
創作者介紹

黑暗甜不辣的流浪日記

黑暗甜不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g
  • 就算金城武不搭訕妳
    妳也活得很精采快樂了
    沒有差他錦上添花啦XD
  • 偶而來一點那樣的錦上添花也是不錯的XD

    黑暗甜不辣 於 2008/08/18 20:40 回覆

  • madamed
  • 雖然聽你講過故事,又看一次還是很好笑。

    不過那個在你哭的時候搭訕的傢伙,很想說他真是第一名,了不起。
  • 沒錯,真的可以叫他第一名!

    黑暗甜不辣 於 2010/02/21 14: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